• 假盐泛滥,监管何时能释放“洪荒之力”? 2019-07-18
  •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-07-18
  • 端午话药浴: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-07-10
  • 光伏发电平价上网“曙光初现” 引导行业提质增效 2019-07-10
  • 酒店美女试睡员竟有这惊人发现 瞠目一夜 2019-07-07
  • 谈“人的本质”却离“人的本质”相去甚远。“人的本质”是对社会财富的占有,包括对社会财富的共同占有和私人占有,对社会财富共同占有的所有制是公有制,对社会... 2019-07-05
  • 如果不是因为足球 俄罗斯妖星或将成为一名矿工 2019-07-04
  • 郁可唯新造型中央车站开唱 “短发也可以性感和可爱” 2019-07-04
  • 男子回家听到狗叫,眼前这幕却让他无比吃惊 2019-07-02
  • 山南市全力推进美丽山南建设 2019-07-01
  • 长沙智慧城市建设应率先发展 2019-07-01
  • 丰田汽车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-06-25
  • 湖北手机报“一县一报”用户跨越百万 2019-06-25
  • 平遥交警圆满完成元宵节安保任务 2019-06-24
  • 【专题】相约上合——风从海上来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-06-21
  • 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    选择背景颜色:

    11选五5体彩开奖结果:正文 一三八 伏击下

    本章节来自于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//www.z1ez.com/452/452494/
    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陈方达!”眼见自己诱敌之计被识破,夏侯琼顿时恼羞成怒,冲陈方达一声厉吼,随后手中铁枪一指大声说道:“你胆敢诬陷我夏侯琼降了官兵?可有证据?”

        “证据?哈哈哈……”陈方达大声笑道,“夏侯琼,你若真没有投靠官兵,那我问你,为何要塞内至今会如此寂静?按理说我们在这里如此喧哗,内中士兵理应露面探个究竟才对,可如今,为何不见有一人出现在要塞之外?”

        夏侯琼闻言收起铁枪,冷哼一声对陈方达说道:“你要见人才肯相信是么?好,成全你!”

        话毕,夏侯琼左手无名指贴到嘴边,猛地打了一个响哨……

        下一刻,陈方达和曾连英部队所在两侧猛然掀起一阵沙土飞扬,让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待尘沙散尽,两侧立满了数千手持长枪利剑、一脸沙尘遮脸的士兵……

        “夏侯琼,你……”陈方达见到此景,登时惊的无以复加,双眼死死盯着夏侯琼,瞳孔中燃烧着熊熊怒火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夏侯琼看着陈方达的表情,大笑的说道,“陈方达,你为人谨慎多疑,我还会不了解你么?早料到没那么容易将你诓进要塞,所以我特意将士兵埋伏在要塞之外,怎么样?没想到吧?”

        “狗贼!你当真背弃大昌投降了官兵?夏侯琼,你这个畜生!”陈方达忍不住大声辱骂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住口!”夏侯琼一声厉喝,不屑地说道,“本将军投靠的乃是当今前军都督刘策,如今奉其军命讨伐逆首段洪,陈方达,念在你我昔日同僚一场的份上,本将军劝你也弃暗投明,随我一起去见军督大人,免得给段洪贼子一起陪葬!”

        “放屁!”陈方达闻言破口大骂,“我陈方达誓死不降官兵,那群狗官害的我家破人亡,当年就因为交不上地租,他们就烧了我的房屋,又将我双亲活活打死,更可怜我妹妹受尽那群禽兽凌辱折磨,最后羞愧投井自尽,当年她才十六岁??!现在你居然想让我投降官兵?你觉得可能么!”

        夏侯琼闻言,面颊不由抽动几下,然后又说道:“陈方达,军督大人跟那些狗官不一样,你知道么,他杀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住嘴!”陈方达咆哮一声打断夏侯琼的话,“有什么不一样?官兵没一个好东西,你居然还有脸替他们说话?你知道当年刘策在高阳做了什么么?八万兄弟他一个不留的全给杀了,他们都已经投降了??!夏侯琼,你为何要与那群畜生为伍啊~”

        “别再说了!”夏侯琼止住了陈方达继续说下去,然后问道,“我现在只问你一句,你是降还是不降?”

        陈方达傲然回道:“放马过来吧!我方才仔细观察了下,你部不过六七千认,而我们足足两万,纵使你夏侯琼所部战力彪悍,但现在依然是我占优势,鹿死谁手,犹未可知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话毕,他回头冲麾下士兵大吼一声:“兄弟们,将整个不知廉耻,卖主求荣的夏侯琼碎尸万段!杀啊~”

        “杀啊~”

        两万人齐吼,杀声震天,如同天雷贯耳,令人耳鸣目炫……

        “冥顽不灵!”夏侯琼神情一冷,也大声下令道:“兄弟们,杀流贼!”

        说完,他拍马挺枪直扑陈方达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杀啊~”

        数千归降的流贼也是齐齐嘶吼一声,向昔日的同僚杀了过去,很快两军阵中便传来凄厉的厮杀声……

        “嘿~”

        “呲~噗~”

        夏侯琼纵骑一跃,借助新安置的马镫之威,整个身体在马背上立起,随后手中铁枪对准一名身披铁甲的流贼胸膛狠狠一捅,但闻一阵金属绞裂的声响,那流贼胸前登时飞溅出一道娇艳的血杵……

        “起~”

        一击得手,夏侯琼手中铁枪奋力一抬,那流贼尸体即刻两脚离地,被枪势掀飞一丈多高,最后落入拥挤的人流之中,压倒了一整片,发出一阵坠地的巨响……

        “呀喝~”

        就在夏侯琼收枪跃马之际,窥伺在侧的陈方达发现他的破绽,猛一声暴喝拍马上前,挥动手上沉重的厚背刀照着夏侯琼头颈砍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刀势大力沉,夏侯琼只觉迎面一股澎湃劲浪袭来,整个脸颊都被带动不停抽搐,逼的自己连眼睛都睁不开了……

        “呼~”

        危急关头,夏侯琼本能身子向后一样,但见厚背刀那冰冷的刀锋几乎是擦着鼻尖而过,扫的面庞是一阵生疼,这才堪堪避过那夺命一刀,与陈方达两骑前后错开而去……

        “呲噗~”

        躲过一击的夏侯琼直起身子,手中铁枪再次如毒蛇般探出,钻入马身左侧一名流贼的咽喉,那流贼根本来不及反应,只觉的脖颈一片冰凉,继而生疼,再是窒息,短暂却又漫长的数息时间,他就仿佛尝尽了人世间各种酷刑,最后在极度痛苦中被黑暗吞噬……

        “哈~”

        “叮叮叮~”

        另一边,万寅嵩对阵曾连英,二人都持一柄四尺弧刀,怒吼着厮杀到了一起,只闻金属碰撞络绎不绝,闪现点点火星,二人双刀交错短短时间就已经互砍了三十多刀,刀锋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缺口……

        “给我死~”

        “噗呲~”

        “啊~”

        曾连英找准机会,一个下蹲虚晃避开了万寅嵩一招直劈,随后咆哮一声,纵身一刀挥出,如同升龙腾云,掀起一道喷溅的血浪,而后一声惨叫传来,但见万寅嵩的右臂被曾连英的刀势齐肩削断了,肩胛处的患处血肉模糊,泉涌的殷红染红了自己的衣甲。

        万寅嵩凄厉的惨嚎一声后,强忍剧痛,满脸鲜血地望着地上那条断臂,慢慢的他神色变得格外狰狞……

        “曾连英,还我手来~啊~”

        一声暴喝响起,万寅嵩不顾一切的扑向正一脸得意的曾连英,此时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杀死他!

        “哼,叛贼死有余辜!”

        面对万寅嵩的逼近,曾连英不慌不忙,在万寅嵩靠近自己两步距离时,手中弧刀当下侧砍而出,但见刀锋划过万寅嵩的铁衣,带出一串铁叶和一抹血痕,万寅嵩身子原地起身旋转了两圈最后无力的坠落到了地上……

        就这样,万寅嵩刚弃暗投明还未来得及展现自己抱负,便死在了昔日同僚手中,死时双眼瞪的滚圆都不曾瞑目……

        “呼,这就是背叛我大昌王朝的下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噗噗噗~”

        “呃~”

        曾连英望着万寅嵩的尸体刚要奚落几句,不想几支不分敌我的冷箭一下从他未被甲叶包裹的胸颈穿过,当即痛苦的呻吟一声,甩掉了手中弧刀,重重倒在了万寅嵩的身边……

        “杀啊~”

        “锵~~”

        “呲~~”

        “噗~~”

        “啊呃~”

        两军将士混战一起,杀声透宇,血光冲天,惨烈的交战持续不止,到处都是嘶吼呐喊的嚎叫,到处都是血流成泊的凄景,断裂的肠子尚在地上微微蠕动,迸出的内脏早已踩裂,地狱也不过如此……

        已经红眼的流贼和降将现在脑子里唯一留下的念头就只剩一个字,那就是杀!杀他个胆寒心裂,杀他个尸骨无存,直到一方彻底失败为止……

        激烈的厮杀声传入要塞之内,皇甫背对垛墙,默不作声,依旧轻轻擦拭着手中铜镜,对回荡在耳边的喧嚣没有哪怕一瞬的反应,平静的如同一波秋水。

        窦隽望着外围混战的情形,终于有些忍不住,对皇甫翟说道:“先生,这样下去,夏侯琼所部快顶不住了啊,虽然是伏击战,但人数上的差距似乎实在太大了,那些降将不比我精卫营,作战还是靠勇武为主,我怕过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崩溃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皇甫翟闻言,停止了手中擦镜子的动作,细声对窦隽问道:“你是如何觉得夏侯琼要顶不住了?很多时候,人数根本就不是决定战场胜负根因素,反而是士气和意志的比拼决定了最后结果,谁士气盛谁就能获胜,谁意志不坚则会铩羽败亡,况且这一战,夏侯琼也不能输,他必须要赢!”

        窦隽闻言狐疑地望了一眼皇甫翟,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但仔细想想还是止住了,毕竟军督大人交代自己,对于皇甫翟的话,自己必须无条件的听从……

        那日刘策前去找皇甫翟到底和他说了什么,为何会让皇甫翟督军出谋划策?窦隽很好奇,但却无从所知……

        “陈方达,看枪~”

        战场之上,策马杀透一阵的夏侯琼浑身浴血,对着不远处身上同样血迹斑斑的陈方达一声暴喝,拉动马缰提枪再次杀去。

        “哼,怕你不成么?”

        陈方达冷喝一声,也拍马杀了过去,他很明白论武艺自己不是夏侯琼的对手,必须要找机会将他干掉才行,所以双方马身逼近之时,陈方达一直在寻找破绽好加以利用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吃过一次亏的夏侯琼又岂会给他再一次杀死自己的机会?在策马迎击过程中,夏侯琼手中铁枪就开始化攻为守,时刻防备着陈方达厚背刀的攻势……

        “呀~”

        “喝~”

        “呲~”

        “吁~”

        两骑错身,嘶吼震荡,陈方达手中厚背刀刚一挥出,早有准备的夏侯琼身子向马首一躬躲开刀势同时,手中铁枪顺势一扫,枪尖点过陈方达坐骑侧身,顿时引起一阵激荡的马鸣嘶啸……

        “驾~”

        陈方达好不容易控制住胯下战马,回头望了眼拨马而来的夏侯琼,知道自己现在杀不了他,与是纵马冲入了混乱的阵中,很快便被扬起的黄土和人海包围,再也不见踪?!ǎ? (天津小说网//www.z1ez.com)

    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    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    江南的风雨的小说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  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最新章节,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全文阅读,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5200,安徽十一选五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江南的风雨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    安徽十一选五
  • 假盐泛滥,监管何时能释放“洪荒之力”? 2019-07-18
  •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-07-18
  • 端午话药浴: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-07-10
  • 光伏发电平价上网“曙光初现” 引导行业提质增效 2019-07-10
  • 酒店美女试睡员竟有这惊人发现 瞠目一夜 2019-07-07
  • 谈“人的本质”却离“人的本质”相去甚远。“人的本质”是对社会财富的占有,包括对社会财富的共同占有和私人占有,对社会财富共同占有的所有制是公有制,对社会... 2019-07-05
  • 如果不是因为足球 俄罗斯妖星或将成为一名矿工 2019-07-04
  • 郁可唯新造型中央车站开唱 “短发也可以性感和可爱” 2019-07-04
  • 男子回家听到狗叫,眼前这幕却让他无比吃惊 2019-07-02
  • 山南市全力推进美丽山南建设 2019-07-01
  • 长沙智慧城市建设应率先发展 2019-07-01
  • 丰田汽车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-06-25
  • 湖北手机报“一县一报”用户跨越百万 2019-06-25
  • 平遥交警圆满完成元宵节安保任务 2019-06-24
  • 【专题】相约上合——风从海上来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-06-21
  • 山西快乐十分的玩法 福彩南粤36选7开奖 北京单场投注 新疆25选7开奖时间 多乐彩票网址 排球可以用脚吗 平码三中三规律论坛 体彩安徽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 江苏11选5走势一定牛 宁夏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快老11选5-快彩乐 天津十一选五怎么玩 中国足彩网八方预测 北京赛车pk10qq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