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假盐泛滥,监管何时能释放“洪荒之力”? 2019-07-18
  •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-07-18
  • 端午话药浴: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-07-10
  • 光伏发电平价上网“曙光初现” 引导行业提质增效 2019-07-10
  • 酒店美女试睡员竟有这惊人发现 瞠目一夜 2019-07-07
  • 谈“人的本质”却离“人的本质”相去甚远。“人的本质”是对社会财富的占有,包括对社会财富的共同占有和私人占有,对社会财富共同占有的所有制是公有制,对社会... 2019-07-05
  • 如果不是因为足球 俄罗斯妖星或将成为一名矿工 2019-07-04
  • 郁可唯新造型中央车站开唱 “短发也可以性感和可爱” 2019-07-04
  • 男子回家听到狗叫,眼前这幕却让他无比吃惊 2019-07-02
  • 山南市全力推进美丽山南建设 2019-07-01
  • 长沙智慧城市建设应率先发展 2019-07-01
  • 丰田汽车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-06-25
  • 湖北手机报“一县一报”用户跨越百万 2019-06-25
  • 平遥交警圆满完成元宵节安保任务 2019-06-24
  • 【专题】相约上合——风从海上来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-06-21
  • 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    选择背景颜色:

    安徽十一选五跨度走势: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踹掉她的靠山才重要

    本章节来自于 穿越之教主难为 //www.z1ez.com/179/179290/
    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赵国国都东市瑞瑶教的锦衣坊,可以说是近年来最火红的铺子了!

        锦衣坊有三层楼高,与旁边的红妆坊的四层楼有的一比,不过红妆坊算是赵国国都的老字号了!在锦衣坊还未开业之前,他家的生意那可真是火爆到不行,天天车水马龙川流不息,各家车夫最怕主子来这里,因为没地方停车??!

        他们让主子们下车后,得停到老远的角落去候着,等主子买好东西,派人通知他们,他们再把车拉过来,可是因为红妆坊生意兴隆,他们把车赶过来,再到主子上车,往往就得花上大半个时辰。

        那家主子耐心好,买好东西后还得花上大半时辰等车来?往往他们接到主子,也收到了主子的责骂,真是心酸不已。

        锦衣坊开业之后,在车辆的管控上,倒是让这些车夫们大开眼界。

        人家锦衣坊是每家主子下车后,就有人上前来,给他们一个小木块儿,上头是编号,然后把他们这些跟车侍候的人,全都请到一处去休息,车,他们给帮着停去了,等主子们买好东西,他们已经把车赶过来了,按小木块儿领车。

        头一两回,车夫们战战兢兢的,也没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,后来他们才知道,人家把车赶到一处后,竟然是帮着他们把车子给检修了一番。

        而且主子们买好东西,还在结账呢!坊里负责结账的人就已派人去通知车场,让人把车赶过来,等车夫领好车,主子们也结完帐下来了,正好上车回家。

        这一路,顺的,不止主子们心情好,就是跟车的车夫和嬷嬷们也都心情舒畅。

        因为如此,不止锦衣坊,瑞瑶教旗下的天宝坊和福满园酒楼、酒坊、茶楼的生意,都是蒸蒸日上,红妆坊的生意根本赶不上。

        等红妆坊的东家发现,这锦衣坊的秘密,想要如法泡制时,东市其他商家早就有样学样,生意因此好了一大半,红妆坊这时候才想学,晚了!

        于是四层楼高的红妆坊,往往热闹的只有底下一、二层,三楼、四楼常常是闲置着的。

        旁人不知道,黎浅浅有鸽卫在手,又有凤家庄的数字公子们,早就知晓红妆坊背后东家是何人了。

        这日她带着春江几个来到锦衣坊,途经红妆坊前,还悄悄的掀了车帘往外瞧,嗯,往来的客人不多,看穿着打扮,都是非富即贵的高门女眷。

        “她们就这样子在门前下车??!”春寿好奇的张望了下,忍不住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??!”黎浅浅笑,转身坐正道,“其实让人知道她们到红妆坊购物,也是一种营销手法,瞧,这尚书夫人都来我们店买东西了呢!那位郡主觉得我家东西好,所以才会来我家的铺子??!”

        黎浅浅故意把声音放软糯,听起来软软的没有一丝杀伤力,春江听了直笑,问道,“那咱们让人把车赶到夹道里,才让客人下车,岂不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啦!有的客人是恨不得所有人知道,她今儿上那儿逛去了,可也有的人,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行踪,这当中分寸的拿捏,就得看现场的人如何掌控这些客人的讯息了?!?br/>
        马车停在夹道角门前,车夫刘二停下车,锦衣坊负责待客的侍女就过来了。

        待看见下车的竟然是黎浅浅时,侍女眼睛就亮了。

        “教主?!?br/>
        “欸?!痹谑膛煜?,黎浅浅一行很快就进去了,跟在其后的马车,也陆续有侍女上前接待。

        定国郡主的马车这时转入夹道中,车夫看着前方停了好几辆马车,便低声道,“郡主,黎教主应该已经进去了?!?br/>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?!倍üぶ鞑⑽此祷?,而是她身边的大丫鬟婉儿回道。

        等定国郡主的马车再度停下时,侍女上前接待,看到定国郡主的脸,侍女的脸微微一僵。

        “郡主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嗯,你家教主可已经到了?!倍üぶ鞫ǘǖ目醋攀膛?,侍女点头,“教主已经进去了,郡主您……”您真要和我们家教主对上吗?这话侍女不敢说,只低头领路。

        婉儿冷哼一声,“你别忘了,你可是拿了我们郡主不少赏银,叫你做的事,你老实做好便是,否则,仔细你的皮?!?br/>
        侍女点头如捣蒜,身子紧绷在前领路,一路将定国郡主领到黎浅浅位于三楼的包厢前。

        她上前与守在门前的侍女说了几句话,那侍女看她一眼,又抬头看看定国郡主,然后就让路,让定国郡主她们进去。

        婉儿她们自然也跟着进去了,等定国郡主的人全都进包厢后,领路的侍女才变了脸色,朝门扮了个鬼脸。

        “怎样?没被看穿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放心吧!她们哪看得出来,定国郡主的丫鬟跟她一样,眼睛??!长在这儿的?!笔膛浜咭簧?,定国郡主什么玩意儿??!就凭她那样儿的,还想收买她们,帮她给自家教主添堵?啧!

        “定国郡主给你多少赏银?听说不少???”

        “哪!就这个数?!笔膛址醋讼?,守门的侍女愣了下,“十两?”

        “二十两。一次十两?!笔膛酒?,“怪不得人家说,宗室不好混,堂堂显亲王的闺女儿,想收买人给人使坏,竟然只出得起这个数,唉!”

        守门的侍女闻言也跟着叹气,“还不如咱们教主给的多呢!”而且她们把郡主的事通报上去,还得了掌柜的青眼,倘若郡主事有不顺,找她们麻烦,她们也不怕,因为教主说了,等此间事了,就安排她们去南楚,或其他地方的锦衣坊都行。

        包厢里,定国郡主先是看到了美貌不输自己的丫鬟们,看了人家的丫鬟,再看自家的,就发现感觉不是那么美好。

        因为不论是气质还是气度,这黎教主的丫鬟感觉就是比婉儿她们高一层不止??!

        “郡主?”杨柳见定国郡主望着自己发呆,不禁开口喊她一声。

        婉儿紧跟在侧,那脸色极其不好,听说黎教主是个大美人儿,没想到就连她身边的一个丫鬟,也能把自家郡主给压下去,就更不用说她们了。

        显亲王妃在给自己女儿挑丫鬟的时候,那肯定是精挑细选的,美,都是美人儿,可是不能压过自家女儿,清一色全是温婉柔弱似水的外貌,可是眼前的这个丫鬟,娇俏可人甜美之外,还带了份灵动。

        这是定国郡主身边的丫鬟所没有的典型??!

        走过屏风后,坐在上首的黎浅浅,与春江、春寿等人,更是让定国郡主大吃一惊,她早知黎浅浅生得貌美,可是眼前的女子仍让她惊艳不己,而她身边的丫鬟们,更是个有千秋,不像她身边的丫鬟,全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似的。

        “郡主安好,请坐?!崩枨城称鹕砑?,定国郡主看着她良久,笑道,“原来黎教主生得如此美貌,莫怪能令凤公子痴心不变?!弊焐纤涫钦饷此底?,可眼睛却似淬了毒一般,直勾勾的看着黎浅浅。

        似乎在怪对方,若不是她如此这般的貌美,自己又怎会勾不动凤公子那个美男子呢?

        “郡主的雍容华贵,令浅浅自叹弗如?!崩枨城惩耆淮罾矶苑剿捣锕拥幕?,定国郡主满心的不悦与不满,不过这些情绪并未在她脸上停留太久,很快,她就换上一副笑容,似乎刚刚的不悦与不满全是假的。

        黎浅浅看出她的不悦,似乎自己不接她的话茬让她很不高兴,便更加与她逆着来,眼见定国郡主的不悦几乎要满溢出来,黎浅浅脸上的笑容更加甜美。

        心说,难不成明知你要来撬我的墙角,我还得顺着你的话说不成?哼!你不高兴就对了!

        在来之前,定国郡主还信心满满,想要哄黎浅浅与自己合作,让自己入股瑞瑶教旗下各项生意,在此之前,她还收买了锦衣坊的侍女,让她在黎浅浅的吃食里下药,好让自己更加容易忽悠她。

        只是没想到,看到黎浅浅的容貌后,自己会一时气恼而失了分寸,一个劲儿的想把话题引到凤公子身上,她好从中挑拨他们夫妻关系。

        对方却像根本没被下药似的,脑子清楚得很,不止没让自己牵着鼻子走,还跟自己反着来,频频把话题引到锦衣坊每季的新服饰上。

        如果按她原本的计划,她应该很高兴,对方把话题带到锦衣坊的新服饰上,然而定国郡主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事,竟然对她不顺自己的意思,说她夫妻间的事,感到非常不满。

        婉儿和姗儿虽然不明白,自家郡主是怎么回事,不过不妨碍她们挑刺。

        定国郡主的丫鬟们开口挑刺,黎浅浅不可能自己去响应,就由春寿带着杨柳她们反击,春江则是时不时顺势插上一句。

        春江呢!话不多,但句句都巧好敲到点子上,嗯,还句句扎人心,被扎得不止是婉儿她们,还有定国郡主。

        可把定国郡主脸都气黑了。

        但能怪谁,她自己找上门来的,还句句要引人家夫婿出来,没安好心哪!一看就知道了。

        吵没几句话,黎浅浅真没那个耐心继续听定国郡主在那儿叨叨,索性气势全开,非常有针对性的朝定国郡主主仆使展。

        定国郡主是主要目标,她立刻感觉到不对劲。

        她之前三番两次想把话引到男人身上,可黎浅浅完全不理她,只把话题圈在服饰上头,一而再再而三的引领话题失败,定国郡主气得脸黑,用丫鬟引战,也只引来对方的丫鬟应战。

        定国郡主正在想辙呢!结果就感觉到气息不对,她整个人被那突如其来的气息压得喘不过气来,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啊……这,是怎么回事?

        她费力的抬眼看向黎浅浅及她的丫鬟,却发现对方似乎完全无感,难不成这样的感觉,只发生在自己身上?

        她往自己的丫鬟身上看去,赫然发现,婉儿满头是汗,几乎已要站不住,她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,婉儿浑身直摇晃,她身边的姗儿也好不到那里去,要不是扶着她身前那张椅子的靠背,此刻她大概已经跪到地上去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定国郡主艰难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哦,大概是我师父他们来了?!崩枨城巢灰晕獾牡?,身上放出的威压再加一成,逼得定国郡主额角直冒汗,整个人几乎要瘫软在椅子里头了?!拔沂Ω缸钐盅崛四萌ㄊ蒲谷肆?!”她眼一瞟,看向那满头是汗的婉儿。

        “刚刚这位姑娘一直拿郡主的身份说事,嗯,大概让我师父听了不痛快了呗!还有??!我师父是最讨厌外人干涉他身边的婚事啦!郡主知道吧!我师父没成亲,教里大长老死命逼他听他的,他说娶谁,我师父就得娶谁,嗯,后来大长老一家子就被清出去了?!?br/>
        定国郡主心说,我哪知道你师父这些事??!再说,我提凤公子,和你师父有啥关系?

        “郡主又拚命的提我夫婿,我不应,郡主还甩脸给我瞧。那是我夫婿,郡主一介外人,管到我们夫妻头上来,我师父都没说话了,你管哪么宽,我师父知道了,能不生气?”

        黎浅浅轻笑,威压再加成一回,直把定国郡主压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        在定国郡主看来,等于片面证实了,黎漱因为她拿黎浅浅和凤公子来说嘴,所以不高兴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,我,你,你,你师父,他?!倍üぶ魍耆幌氲?,黎漱这个江湖人竟然会出这样的招数对付自己,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        她不知道,那施放威压的人是黎浅浅,黎漱压根没来。

        定国郡主出师不利,她被黎浅浅的美貌搞得昏头,把重点全放在了挑拨人夫妻关系上,就算黎浅浅把话题引到她原本想说的事情上,也全然不管不顾了。

        黎浅浅懒得听她说话,再加一成威压,直接把定国郡主主仆给全弄昏过去,然后命人把她们送回蔡府去。

        她还好心的派人护送她们回去,嗯,还不忘帮定国郡主向蔡老夫人说明一下,定国郡主是因为觊觎她的夫婿,当面撩拨她们夫妻关系时,被她师父听见了,然后他老人家出手惩治定国郡主一番。

        此外,她还让人去知会御史台的人,定国郡主一个出嫁女,四处招蜂引蝶本就引人不满,然而这回,御史台接到的消息是,定国郡主招来的蜂,引来的蝶,都是有特殊身份的。

        如凤公子,黎漱徒弟的丈夫,凤家庄专门管消息网络的负责人,孟达生,武林盟主,这两人的身份特殊??!定国郡主与夫婿关系不睦,她之前招惹的,几乎清一色是文人,细查后他们背后不是和朝中大臣有亲,就是和大儒有关。

        细思恐极??!

        表面看起来,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不安份,红杏出墙四处招蜂引蝶,但细究后发现,这些人要真都被显亲王笼络住,那,显亲王在朝中的势力可就变大了,不再是只有小部份实权的宗室。

        真要让他女儿得手,显亲王所掌握的势力范围,从文到江湖,他本人又握有兵权,虽然不多,但加上其他两方势力,朝中还有谁能与之匹敌?

        显亲王究竟有没有想要造反?难说。

        但若让他女儿继续这样四处招蜂引蝶下去,难保他不会在知道有这些势力唾手可得后,不会起心思。

        赵国皇帝本就多疑,在接到御史台的这些弹劾之后,免不了要多思多想。

        于是,显亲王就在完全不知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,被皇帝免除了他的官职,夺了他微薄的兵权后,被勒令在家反省。 (天津小说网//www.z1ez.com)

    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    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    扬秋的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    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,穿越之教主难为全文阅读,穿越之教主难为5200,安徽十一选五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扬秋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    安徽十一选五
  • 假盐泛滥,监管何时能释放“洪荒之力”? 2019-07-18
  •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-07-18
  • 端午话药浴: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-07-10
  • 光伏发电平价上网“曙光初现” 引导行业提质增效 2019-07-10
  • 酒店美女试睡员竟有这惊人发现 瞠目一夜 2019-07-07
  • 谈“人的本质”却离“人的本质”相去甚远。“人的本质”是对社会财富的占有,包括对社会财富的共同占有和私人占有,对社会财富共同占有的所有制是公有制,对社会... 2019-07-05
  • 如果不是因为足球 俄罗斯妖星或将成为一名矿工 2019-07-04
  • 郁可唯新造型中央车站开唱 “短发也可以性感和可爱” 2019-07-04
  • 男子回家听到狗叫,眼前这幕却让他无比吃惊 2019-07-02
  • 山南市全力推进美丽山南建设 2019-07-01
  • 长沙智慧城市建设应率先发展 2019-07-01
  • 丰田汽车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-06-25
  • 湖北手机报“一县一报”用户跨越百万 2019-06-25
  • 平遥交警圆满完成元宵节安保任务 2019-06-24
  • 【专题】相约上合——风从海上来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-06-21
  • 桌上足球 十一运夺金人工计划 里昂球队法甲排名 河北快三走势图形态走势图 复式大乐透13加4中4加1 德甲转会新闻 1680100澳洲幸运5 重庆时时彩五星定位胆稳赚 安徽时时彩直播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快乐10分彩 辽宁十一选五走 博彩论坛送体验金 排列三出号走势图乐乐彩网 什么叫让分胜负 河北时时彩快三